一站在手,投资无忧!

黄金交易开户

投资技巧

半年亏1亿 暴风集团CEO冯鑫:学乐视是错的

来源:www.pmec888.com作者:黄金投资开户时间:2018-09-06 14:32点击:

暴风集团可以称得上是“乐视学徒”了,关键是在命运上竟也和乐视也发生碰撞。今年以来,暴风集团也不断地被曝出资金吃紧、债务缠身的事实。

8月29日晚,这一对“难兄难弟”在同一时间段发布了2018年上半年成绩单,成绩也是惊人的相似,都出现巨额亏损。不过,在结果地呈现上还是有出入的,有贾跃亭造车加持的乐视网,8月30日股价并未受影响,反而收获了一个涨停板。

暴风集团就没这么幸运了,截至8月30日收盘,较前一交易日大幅缩水4.45%,报收10.94元。此时,其股价与高值327.01元相比,已经跌去96%。

暴风集团2018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实现营收7.92亿元,同比减少4.21%;净利润亏损1.06亿元,同比大幅下降775.22%;扣非后净利润亏损1.12亿元,同比狂跌6016.64%。

对此,暴风集团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下降主要原因为公司互联网视频广告业务收入同比下降,影响了公司整体营业收入。

因透露敏感信息收到监管函

就在暴风集团公布半年报的前一天,冯鑫和暴风集团还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深交所认为,暴风集团于2018年7月9日晚,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公开发布的文章——《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主要内容为冯鑫的对话实录,文中提及“暴风TV”2018年的销售额以及2019年至2021年的利润预估数据等敏感信息,违反了相关规定,引起了市场较大关注。

在这篇9000字左右的长文里,冯鑫主要谈论了自身面临的债务问题和解决办法,以及暴风集团当前的业务布局和未来发展的重心。

由于对VR行业和整体经济形势的判断,暴风魔镜股东中信资本决定在2017年提前撤资,冯鑫认为,当时为了避免出现法律争议,给上市公司造成负面的影响和股民的恐慌,其决定个人回购

魔镜的股份。中信资本投资额在8000万左右,冯鑫表示,自己个人其实没什么财产,个人股票也基本上都被质押了,去还这8000万其实很紧张,到现在还剩下4000万(含利息1000万),一时拿不出这么多现金,就导致了目前司法冻结股票的状况。

这也在半年报中有具体体现,冯鑫仍持有7032.24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1.34%,其中6705.11万股股份被质押,约327.13万股股份遭冻结。

值得注意的是,冯鑫在7月9日的谈话中,极力解释由于股权质押和融资担保可能转变成的债务压力,其实全都落在他个人身上。上市公司从财务上来看,债务压力很小。

但从半年报的合并资产负债表中来看,暴风集团流动负债合计21.78亿元,流动资产合计17.26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为1.83亿元,应付账款为14.5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09亿元,这意味着,抛开冯鑫个人,暴风集团自身在短期内也有不小的偿债压力。

冯鑫:学乐视布局,回头来看,是错的

除了极力将个人债务问题与上市公司撇开关系,冯鑫还在谈话中对暴风集团上市以来的布局感到后悔。冯鑫承认,上市以后,自己膨胀了。

冯鑫曾宣布要全面学习乐视,为此采取“多中心布局”战略,意欲将暴风影音、暴风魔镜、暴风TV、暴风秀场4大业务变大变强。

饼越画越大,是需要强大的资金作支撑的。在这方面,冯鑫和他的团队却暴露出短板。上市三年,由于在融资和并购方面的经验欠缺,“所以没有完成任何一次的融资和并购。相比同期上市的其他互联网公司,昆仑万维或者迅游,都在这三年内成功完成了融资和并购,而暴风到现在一次都没有完成。这直接导致了暴风上市后,最有价值的能力完全没有被释放。”在冯鑫看来,暴风集团当初在布局这些模块的时候,如果在公司结构或者资本结构上更合理的话,可能都是对的,但从其个人经验和习惯来看,他认为是错的。

冯鑫打了一个比方,“比如有100块钱做50块钱的事是一种状态,100块钱干200块钱的事,是另一个状态。或者觉得有五件事都对,但以你和团队的能力来说,只能干一到两件事。”冯鑫认为,如果他们足够专注,就只会做TV和魔镜。而暴风集团上市三年来的问题就是,上市公司没有融资和并购、对债权融资和股权融资的认识不对,以及在业务布局上存在贪婪。

到了2018年,暴风集团就提出“All For TV”的集团战略。半年报提到,报告期内,公司全力落实“All for TV” 的战略,把握家庭互联网商业机遇,聚焦互联网电视业务,加大暴风电视AI领先优势,推进暴风电视硬件产品不断升级创新。

根据艾瑞数据显示,暴风集团互联网视频平台的总体月度活跃用户约达2.1亿,其中PC端月度活跃用户约为1.6亿,移动端月度活跃用户约为0.5亿。(数据来源:iUser Tracker)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的注册用户数约8384万,其中PC端约7028万, 移动端约1355万。

报告期内,暴风集团实现营业收入7.92亿元,同比下降4.21%;其中,硬件收入6.42亿元,同比增长20.08%,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广告业务、暴风电视硬件收入、网络付费服务三个核心板块。

值得注意的是,暴风集团解释营收下降的原因称,主要是广告业务有所下降,但在其主营业务中,销售商品营业收入达6.42亿元,但是成本却高达7.4亿元,这意味着,其商品销售不赚钱还处于亏损状态。而广告业务实现8608.08万元,同比下降56.85%。

曾创35个涨停板

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挂牌上市,从开盘价9.43元一路高歌猛进,仅50天后,到了5月13日,股价已经飙升至252.86元,增长率达2360%。在经历小小地回调后,5月21日,暴风集团迎来了历史最高327.01元,总市值超过了360亿元。

对于散户来说,幸福转瞬即逝。在经历长达一个月的停牌后,2015年7月13日,暴风集团复牌首日就跌停,此后几天股价更是完成了一次自由落体运动,到了7月17日,暴跌至181.61元,这一数字在停牌前是307.56元。

2015、2016那两年,暴风集团也曾是券商的宠儿。这一切在2017年3月31日戛然而止,那一天,太平洋证券为其出了截至目前的最后一份研报,给予“增持”投资评级,但在488人的投票中,有57.58%的人在“很准”、“一般”、“不准”三个选项里,选择了“不准”。

这样的转变也体现在公司人事上,“大震动”在2017年集中爆发。职工代表监事谢江,董事、副总经理崔天龙,副总经理王刚,董事、董事会秘书毕士钧,陆陆续续选择与暴风集团分手。

今年以来,离职潮仍在持续。3月,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王婧宣布离开;7月,董事赵军、副总经理吕宁也相继离职。

除了高管爆发离职潮,暴风集团部分股东也选择出逃。8月4日公告显示,公司股东瑞丰利永、融辉似锦、众翔宏泰为一致行动人,因自身资金需要,计划自该公告披露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至未来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的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总数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78%,即合计不超过258.64万股。

同一天公布的还有公司高管的减持计划。公告称,自公告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的4个月内,公司部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崔天龙、李媛萍、张鹏宇将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 公司股份约28.5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09%。

冯鑫一向乐观。他曾给总裁办培训讲过老子的《道德经》,其中一句“故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意思就是狂风暴雨总会过去的。今天的暴风能挺过去吗?

上一篇: 网0905龙虎榜点评:台州市府大道再上中弘股份
下一篇:民营投资巨无霸中民投新一轮股权变动在即

国际现货黄金开户
在线咨询
在线留言
开户注册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