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在手,投资无忧!

黄金交易开户

投资分析

聚焦瑞典大选:极右翼党派打破平静或形成少数

来源:www.pmec888.com作者:黄金投资开户时间:2018-09-06 11:57点击:

本周日,北欧第一大经济体瑞典将迎来政府大选。分析人士表示,瑞典极右势力的抬头,料给这个曾经开放并欢迎的“道德大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年仅39岁的Jimmie Akesson带领下,瑞典反、反欧盟的极右翼瑞典民主党(Sweden Democrats)极有可能成为瑞典的第二大党。他所带领的政党宣言为:“我们希望停止在瑞典接收寻求庇护者”,“我们希望让更多的回归自己的祖国”。而这在犯罪率逐年升高和恐怖袭击事件增多的瑞典得到了不少拥护。

多次民调显示,瑞典民主党的支持率为20%左右。而根据瑞典当地媒体的最新民调显示,其支持率在16%-18%。

而组成目前瑞典联合政府的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s)和绿党(Green Party),在加上其他左派党派后,仅比中右派党多出4%的支持率。其中社会民主党约为26%,中右翼温和党(Moderate)约为17%。

不过,由于主流政党目前都拒绝与瑞典民主党进行组阁,所以即便其成为瑞典第二大政党也不太可能组建政府。

位于斯德哥尔摩的索德托恩大学(Sodertorn University)欧洲政治学副教授Nicholas Atlott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尽管极右党派可能会大幅度赢得选票,但是他们几乎不可能会形成政府,因为他们面临着与其他党派组建政府的不确定性。“根据现有民调,瑞典最终会形成一个少数派弱政府”,但是极右翼瑞典民主党并不会对此构成太多威胁。

“不过形成少数派政府,会对瑞典在住房政策以及劳工政策的改革上带来巨大挑战。”他补充说。

最终或会形成弱政府

目前,社会民主党是瑞典最大和执政最久的政党,该党1917年首次进入内阁,近百年来,瑞典政府多由社会民主党单独执政或与其他政党联合执政。

“无论结果如何,我不认为选举会导致政治混乱或完全陷入僵局,尽管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瑞典传统上经历了顺利的联盟谈判。”Nicholas Atlott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Nicholas Atlott表示,形成少数派政府在瑞典并不常见,但这次还面临着来自极右翼的政党权重上升的局面,这是跟与以往最不同的地方。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瑞典大选结果的任何意外都可能导致克朗的进一步削弱。

目前,跌至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政治局势的动荡或将进一步加剧瑞典克朗的波动。

尽管目前主要党派都表示不会同瑞典民主党结盟,但是它极有可能会上升至瑞典的第二大党派。而瑞典民主党具有反欧盟立场,其另一项主张是对瑞典是否应该离开欧盟进行公民投票,称作是“Swexit”。

但这在选民中几乎没有获得支持。由此,Nicholas Atlott表示:“无论选举结果如何,都不会给瑞典与欧盟的关系带来太多实质性的挑战。”

问题是选举的关键

继2015年难民危机爆发以来,人口为1000万的瑞典接受了多达16.3万名难民,人均比例超过了德国。

尽管目前执政政府已经收紧了难民政策,今年仅为2.3万人。不过2015年的难民危机已将公众的大部分注意力转移到上,这也导致执政的社会民主党的支持率跌至历史新低,即便他们在经济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目前的中左翼少数派政府由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和绿党(Green Party)组成,于2014年当选。在此期间,瑞典经济增长强劲(其中2017年GDP增长2.3%),失业率达到10年来的最低点(最新数据为6.2%)。

不过,接二连三的恐怖袭击和逐步上升的犯罪率都刺痛了瑞典人的信心和安全感。一个显著的例子是,今年8月,在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市多地约有100辆汽车遭破坏或烧毁。而这些混乱使得扎根于该国白人至上主义运动的瑞典民主党(Sweden Democrats)不断得到支持。

除此之外,今年夏季,热浪袭击了北欧地区,瑞典北部北极圈内的温度一度达到摄氏30度。气候变化也成为当前选举的关键。

“这一话题已经成了瑞典选举的关键议题,而欧洲极右民粹主义党派一向不将此作为重点。”荷兰国际关系研究所Louise Van Schaik高级研究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气候变化和性别平等议题在瑞典政治领域极其重要,远超其他欧盟国家。而在这些议题上,目前的执政党明显将赢得更多选票。

最近,瑞典首相勒文(Stefan Lovren)呼吁,中右翼联盟、中间党派和自由党支持现政府,而不要与瑞典民主党最后结盟。其他主流政党也都表示不会与瑞典民主党组建政府。

上一篇: 美联储称应暂停加息 美债收益率保持稳定
下一篇:CRS最大漏洞:离岸避税天堂沦陷 美国岸上天堂崛

国际现货黄金开户
在线咨询
在线留言
开户注册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