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在手,投资无忧!

黄金交易开户

黄金价格

爱披区块链马甲外衣 监管部门持续高压打击虚拟

来源:www.pmec888.com作者:黄金投资开户时间:2018-09-06 16:01点击:

8月21日晚间,部分发布虚拟币资讯为主的自媒体被关闭。

随后,腾讯方面回复媒体: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炒作信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账号被永久封停。

8月22日,北京市朝阳区金融办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日前向区内各商场、酒店、写字楼下发了通知,禁止承办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介宣讲等活动。北京国贸地区多家酒店也确认接到相关通知。

“其实今年上半年酒店就已经收到通知不能接这样的活动了。就是不合法。”五星级酒店销售负责人李超介绍。

种种行动表明,监管部门对于虚拟币炒作等问题仍将持续高压,上述动作也不难理解。央行等七部委在2017年9月4日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下称《公告》)就明确指出,代币发行(ICO)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在《公告》发布即将一周年之际,监管不断封堵其中可能存在的漏洞。监管部门披露,以交易的比特币从之前全球占比90%以上,下降至不足1%。依附ICO形成的币圈交易所、自媒体、项目方以及参与其中幻想暴富的投资者,又将如何面对泡沫破裂后的现实?

披上区块链外衣

包下五星级酒店几天开会,豪车接送,模特助阵。这是李超印象中的虚拟币推介活动的盛况。“相当豪气,不过骗子不少,带点儿传销性质,要小心。”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醒道。

资本在2017年开始疯狂涌向区块链和虚拟币领域。区块链创业者丁强在这年6月份从一家金融机构的技术部门辞职投身区块链创业,参加各种区块链会议成为入门的第一堂必修课。五星级酒店和美女模特几乎成了类似会议的标配,还会有所谓的币圈大佬站台,会议多以项目推介为主,在铺陈项目的、技术团队之后,总会转换到项目近期会发布代币,登陆某交易所。“去年会议很多,今年也不少,不过最近行情不好,会议已经很少了。”

在《公告》之后,火币、OKCoin币行等虚拟币交易平台将服务器注册地迁往塞舌尔、伯利兹等偏远国家,仍然主要面向国内用户提供交易。相关会议也开始迁往中国内地之外的地方举办。“韩国、新加坡、日本较多,也有去美国开会的,但更多都还在中国周边区域。”丁强介绍。

今年4月23日至25日,三点钟社群主办的“世界区块链大会·三点钟峰会”在澳门威尼斯人酒店召开。这一峰会也可谓是所谓区块链峰会的典型代表。在现场参会的区块链创业公司人士李远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场少有人关心真正的区块链技术应用,只要给主办方缴纳一定费用就可以进行项目路演,均是以“链”为名的ICO项目。而主办方自身则在力推一个叫XMAX的ICO项目。

币圈自媒体“卖水”

文首被封停的币圈自媒体们,亦是“世界区块链大会·三点钟峰会”的标配。

在一场近期举办的区块链会议通知中,超过120多个币圈自媒体密密麻麻列在会议通知中,包括金色财经、币问、巴比特、深链财经等。这些自媒体在去年下半年密集成立,被业内称为“卖水者”。

尚未有商业可持续场景的区块链项目,何以吸引自媒体蜂拥而至?

“就是利益驱动。自媒体入局最疯狂的时候,就是虚拟币价最高的时候。”一位曾短暂投身币圈自媒体的前媒体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个币圈自媒体刚成立便宣布获得百万乃至千万元的投资。

他介绍,某头部币圈自媒体一篇专访收费一个比特币,公关一次也要几十万,发布一次10万。不过,这些收入对于多数币圈自媒体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币圈自媒体最主要的任务,便是为虚拟币或者区块链项目撰写推广文章,吸引投资人参与,获得项目方、交易所的代币分成。

“我们的投资人也没想着通过媒体业务赚钱,主要是媒体的投资成本低,还可以参与到币圈生态中。”一位币圈自媒体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节点资本创始人杜均也是金色财经的创始人。今年7月,“比特币首富”李笑来在年初的内部分享录音泄露,录音中李笑来称,杜均的核心服务是媒体服务,并且他与火币有关联,可以推荐上币,这就是其核心能力。

割韭菜“刨了韭菜根”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采访中,多位采访对象都对记者重复着上面这句话。上述李笑来泄露的录音中,揭底了币圈割韭菜的套路,不过被点名的多个项目并无波澜。

近期,虚拟币行情大幅跳水。行业研究机构Standard Kepler发布研报指出,由于项目可持续性存疑,以太坊(ETH)创2018年新低至295.9/枚。并指以太坊价格下跌与ICO项目方套现离场有较大关系。

丁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99%都是空气币,而项目方套现后多数空气币正在归零。“币圈割韭菜的速度越来越快,要把韭菜根都要刨了。”他介绍,此前币圈项目方普遍收割二级市场,即在私募阶段参与的投资人普遍都能赚。但此后开始收割一级市场投资人乃至基石轮人,出现虚拟币登陆交易所便破发甚至大跌。上述三点钟社群创始人玉红的项目XMAX,拉来多位币圈大佬站台后,登陆交易所币值便下跌了99%,同时项目也被指造假。

一位接近虚拟币交易所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粗略估计目前国内炒币人群仅剩数十万人,已经很少有新增投资人参加。“项目方募集情况不理想,而且以太坊又大跌,获客新用户成本居高不下,这是目前币圈多数公司面临的环境。这又进一步带动币价下跌。”

一位接近监管部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监管对虚拟币炒作的整顿尚未结束。“搞传销的空气币,真的和区块链没任何关系。币圈吹的牛兑现不了要凉凉了,多关注区块链的应用吧。”

上一篇:上一篇:区块链自媒体大号通通被封杀 币圈大限将至还是
下一篇:下一篇:互金整治小组“斩草除根”,“币圈”彻底凉凉

国际现货黄金开户
在线咨询
在线留言
开户注册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