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在手,投资无忧!

黄金交易开户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黄金投资开户 > 关于我们 >

亚洲新兴市场的基金经理们最担心的事情:贸易

来源:www.pmec888.com作者:黄金投资开户时间:2018-09-06 10:15点击:

从美元升值到不断升级的贸易战,亚洲新兴国家的债券和货币今年遭遇了麻烦。该地区的投资者正准备迎接更多的投资机会——至少在短期内如此。

彭博社对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和东方汇理资产管理公司(Amundi SA)等基金经理的一系列采访显示,贸易紧张、关税和选举仍被视为亚洲市场的主要逆风。中国的情况将是关键,一些人坚持要求稳定,而另一些人则表示,亚洲强劲的经济基本面将为任何波动提供缓冲。

以下是8位亚洲投资组合经理对新兴亚洲和债券的看法: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管理着1.71万亿美元资产,该公司驻新加坡的新兴市场投资组合经理罗兰·米斯(Roland Mieth)称,“就风险偏好而言,亚洲新兴市场正处于十字路口,贸易争端、美元广泛走高、美联储收紧政策以及预计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是从现在到2019年的主要驱动因素。”

“未来6-12个月,全球人气将如何演变,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在多大程度上成功缓解流动性状况、支持经济增长、允许人民币贬值而不引发资本外流。”米斯说。

他表示,“公司在亚洲的外汇和利率定位‘在本质上仍然是比较轻和战术的’。我们对该地区大多数国家的基本面都有建设性的看法,并认识到在上半年内创造的廉价。”

米斯指出,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前瞻性指引,再加上通胀可能较长时间低于预期,将使欧洲和日本利率相对较低的时间持续更长时间,并限制亚洲新兴市场利率的上升。

东方汇理资产管理公司

东方汇理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着相当于1.67万亿美元的资产,该公司驻伦敦的高级新兴市场债务经理埃斯特·劳(Esther Law)称,“现在判断整个新兴市场是否已经转危为安还为时过早。一般而言,关于贸易战、制裁和选举风险,仍有许多头条新闻,这些风险可能会让新兴市场外汇和政府债券在短期内保持警惕。”

“贸易战争、更高的核心收益率和美元走强带来的更大风险,是亚洲外汇和债券面临的关键威胁。”他表示,“我们试图保持整体持续时间上的做空,并专注于新兴市场货币上的相对价值押注。”

在人民币汇率稳定后,该公司最近增加了在新兴市场的风险敞口,他称,印尼是新兴市场亚洲外汇和政府债券的首选。

富达国际

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管理着4,310亿美元的资产,该公司驻香港固定收益投资组合经理埃里克·黄(Eric Wong)称,“亚洲新兴市场将得到中国加速刺 激计划的支持,中国政府将对经济增速快于预期的放缓做出回应。”

他表示,尽管如此,该地区在未来3-6个月仍未达到具有多重风险的节点,包括即将到来的美国中期选举,这可能加剧贸易战。

埃里克·黄看好马来西亚政府债券和中国本土公司债券。他称,“菲律宾无疑是一个令我们担忧的市场。通胀令人意外,增长也不那么令人鼓舞。央行上周做了正确的事情,将政策利率上调了50个基点,但考虑到它们在周期中的位置和通胀动态,它仍落后于曲线。”

道富银行

道富环球投资管理(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管理着近2.73万亿美元的资产,该公司驻新加坡亚太区固定收益主管Ng Kheng Siang称,“亚洲新兴市场多数本币政府债券市场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企稳,尽管这可能很快被土耳其基本面走弱等事态发展所破坏。”

主要威胁是“全球风险情绪的突然转变,目前贸易关税的发展是关键,政府和央行的政策调整突然转变,让市场措手不及。”他称,“新兴市场货币仍面临逆风,风险情绪总体上仍有负面影响。”

联博基金

联博基金(AllianceBernstein Ltd.)管理着5,400亿美元的资产,该公司驻首尔高级投资组合经理Yoo Jae Heung称,“短期困境包括由于美国利率上升导致美元走强,美中贸易战升级以及一些新兴经济体的政治不确定性。”

他表示,与2013年的“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相比,鉴于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有利预测,新兴市场中长期基本面依然乐观。

Aviva

Aviva Investors管理着4,820多亿美元的资产,该公司驻新加坡的亚洲利率和外汇主管斯图尔特·瑞特森(Stuart Ritson)称,“最近几个月,亚洲新兴市场外汇和利率已大幅调整,导致多个市场的估值颇具吸引力。但对更广泛新兴市场的担忧,可能会在短期内抑制风险偏好。”

“不过,鉴于亚洲经济的基本面相对强劲,其它地区的任何影响都可能是暂时的。”他称,“最近几周,来自印尼和印度等一些高收益亚洲市场的跨境资金流出趋于稳定,表明这将不会是一种逆风。”

德意志银行财富管理

德意志银行财富管理的新加坡亚太区首席投资官段慧恩(Tuan Huynh)称,“由于美元走强将较为温和,亚洲经济基本面基本保持弹性,加上中国央行的干预,中国在岸人民币汇率将保持稳定,亚洲新兴市场外汇在今年剩余时间内可能进一步企稳。”

“中国政府债券将得到宽松货币政策的支持,而其它一些新兴亚洲经济体的主 权债务将受到通胀加剧和加息影响的市场波动。”

段慧恩表示,由于区对土耳其的出口占GDP的比重不到0.6%,因此土耳其的危机蔓延风险将受到限制。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银行的总风险敞口为1,350亿欧元,占其在欧元区国家风险敞口的6%,因此其影响不太可能导致欧元区信贷紧缩。

奥本海默基金

奥本海默基金(OppenheimerFunds Inc.)管理着超过2,490亿美元的资产,该公司驻纽约的首席投资官克里希纳·米马尼(Krishna Memani)称,“贸易战带来的负面影响有限,随着贸易争端开始损害美国经济,美国将在中期选举中面临一些解决问题的压力。”

米马尼表示,如果没有贸易问题,新兴市场资产“将大幅走高”,同时实现可观的增长、稳定的政策和有吸引力的估值。

“总体而言,我们仍看好新兴市场政府债券和外汇资产,更关注巴西、阿根廷和印尼等国。”他称,“在新兴市场中表现最糟糕的一直是,而且很可能仍然是土耳其,在那里,政治正胜过经济,经济政策环境正变得非常糟糕。”

上一篇: 特朗普罕见转变态度大肆赞扬美元 葫芦里究竟卖
下一篇:土耳其里拉和阿根廷比索先后遭受冲击 下一个遭

国际现货黄金开户
在线咨询
在线留言
开户注册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